上课的思绪

来源:www.600zi.com 时间:2016-06-24

窗外天色暗沉沉的,外面正在下雨。雨像纱幕般罩在空中,划出白亮亮的道道。

因为是上课时间,校园里静悄悄,只有那沙沙的雨声在空中传响。老师讲课的声音混杂在雨声中,一阵一阵地,与雨声相伴,像是奏着的催眠曲。

头重的很,像滑坡的石头老要往下落。为了不让它掉下来,手努力的支撑他。可是眼睛却开起了小差,他们不顾大局地怂恿着眼睑和他们“同流合污”。眼睑倒也识相,他们悄悄地躲了起来,小心地藏在托着脑袋的手掌后面,以免被老班发现。

耳朵里似乎还有声音隐隐传来,但听不清楚是些什么东西。声音像是风中飘着的一根绸带,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稍不留意就飘远开去。我竭力想把它拉近,但总是力不从心。眼看着触着我的指尖了,可一扭身又远远地飘走了。

就在我的神志正与模糊与清楚的边界做着斗争的时候,头,突然失去控制的向一侧撞去——好在我还没有睡死过去,一个激灵我猛地睁开眼睛。我控制住正在急速下落的脑袋,快速摆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以便尽可能地隐藏这不光彩的失控。

同桌送来一个会意的微笑。我轻轻地咳嗽几声,以示我还是清醒的呢。

我努力地把眼睛对着老师的嘴巴,努力地提醒自己不要睡觉。

……效果微乎其微,眼睛又迷迷糊糊起来。

老师仍热情不减地讲着他的课,这声音不知怎么了,我总觉得像是嗡嗡叫的苍蝇,盘旋着,飞翔着,任你怎么赶也赶不走它。从手指缝里看出去,老师的脸已是灰蒙蒙的一片了,似乎在啖着水的毛玻璃上稀释着,融化着,变的散漫而不清楚。

老师……只剩下轮廓。

终于,老师那高大的轮廓也消失了,一会儿后,声音也渐远渐止,一切都为另一个世界所取代。我沉浸在甜蜜的梦境里,这里有安静舒适的韵律,这里有美妙的和音,我自由地在这个世界里遨游,我可以没有束缚地奔跑在绿地里,我可以没有负担地融化在蓝天中,我感到一种没有负担的畅快。

我似乎穿梭在时间的隧道里,冻结在凝固的时间里,一切都是动荡的,似乎又是止息的。我像蝉蜕的灵魂在宇宙里飞翔。

“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人民代表……”耳廓外又隐隐传来现实世界的声音,条件反射的弹起。

我清醒的意识到现在还在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