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来源:www.600zi.com 时间:2016-06-24

黑色,黑色,黑色的体育长跑考试……

我是那种想到考试就会头痛的人,头痛又可以免去长跑吗?

上帝作证,我是个天天虔诚祈祷的好孩子。可是……我们和蔼的上帝爷爷大概在我许愿的时候上厠所去了吧……

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去避免与它的正面接触,可是有无不痛苦的抉择,成绩,还是舒适……

成绩,成绩,白纸黑字的成绩单,在我眼里就是一个长了脚的小恶魔,每次都担心会不会因爲体育的成绩而被父母揪着去进行双休日的大锻练,那又该是怎麽样的黑暗呐……

跑完步,气喘吁吁,仿佛那呼出的空气想把肺割得“体无完肤”,不敢呼吸,害怕呼吸,不愿感受到传来得一阵阵痛感。最好,最好,最好我的痛觉小体在那一刻消失光光。

佩服一些人的耐力,可以轻松的跑完全程。我则是一头栽倒在草坪上,听着急促的心跳望着刺眼的太阳,想尽量把我的注意力分散开去。然后又因爲僵硬的双腿而站不起身来。